鄉村產業“奢侈化”:升級不能跑偏方向

2018-10-26 10:41:00  來源:中國農業新聞網-農民日報


賈晉

  近年來,有些地方在推進鄉村產業升級過程中,出現了一種“奢侈化”傾向。比如打著有機健康的旗號發展所謂“高端”“天價”農副產品,開發所謂高端個性的“高消費”“精品”民宿和鄉村旅游服務項目等等;更有個別地方耗費巨資,打造所謂的“奢侈化”鄉村“網紅”景點,不僅造成巨大的前期設計、征地和施工費用,還造成后期高昂的維護養護成本。

  鄉村產業升級中出現的這種“奢侈化”傾向,對于鄉村產業發展究竟是利是弊?這需要從理論和現實層面進行科學回應。首先要承認,適度“奢侈化”對鄉村產業發展有一定益處。

  一是有利于重新認識鄉村價值。一直以來,鄉村產業就是農民在農村范圍內發展農業的觀念根深蒂固。現在,出現了“網紅”鄉村景點,價格不菲卻仍需提前一兩個月預訂的鄉村民宿,在精品超市甚至在拍賣會上高價售賣的農產品。這在一定程度上讓人們重新發掘和審視這塊被長期忽視的價值投資洼地。

  二是有利于鄉村資源開發。鄉村價值具體體現在山水田林路湖草等自然資源上,也體現在鄉村非物質文化遺產、特色古村落、古鎮以及歷史文化遺址等人文資源上。鄉村資源開發某種程度上具有“自然壟斷”特性,在開發初期不僅需要較大的投資強度,還需要較高水平的規劃引導。鄉村產業升級的適度“奢侈化”,有利于科學引導政府和工商資本高水平、高起點開發鄉村資源,并通過體制機制設計構建鄉村資源開發制度。

  三是有利于增加鄉村的吸引力。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舒爾茨曾經說過,鄉村的貧窮主要源于無法吸引農業之外的先進生產要素進入,而主要依靠鄉村內部的“自循環”。從這個意義上講,鄉村產業振興的關鍵就是要吸引鄉村之外的資金、技術、人才以及管理等生產要素進入鄉村,并實現要素的有效配置。鄉村產品和服務的適度“奢侈化”有利于增加資本流向鄉村的吸引力。

  但過度“奢侈化”對鄉村產業升級不利影響更明顯。首先,中國城鄉收入現狀不足以支撐鄉村產業全部進行“奢侈化”升級。有人要說,杭州莫干山地區的鄉村酒店那么貴,盒馬鮮生等新零售業態出售的農產品價格那么高,為什么還供不應求?道理很簡單,這些高端農產品和鄉村旅游服務只可能出現在大城市或者都市近郊,而且是經濟發展水平較高的一二線城市。相對于廣大城鄉消費群體只能是鳳毛麟角。中國鄉村如果都瞄準這種“奢侈化”產品升級路徑,大量的高價農產品和服務充斥市場,容易造成“谷貴傷農”現象。這不僅會造成大量投資無法收回,還會造成鄉村資源不可逆的消耗和浪費。

  其次,可能引發鄉村內部“兩級分化”現象。“奢侈化”的鄉村即使能夠發展,高價的產品和服務即使有一定的市場,也必然發生在具有良好區位優勢、雄厚的財政實力或特殊資源稟賦的地方。按照這樣的產業升級路徑,中國廣大普通鄉村無疑喪失了鄉村振興的機會。鄉村振興的最優路徑是實現鄉村的“帕累托改進”,既無論是基礎條件好,還是較差的鄉村,都要通過特色發展實現福利改進。次優路徑是實現“卡爾多優化”,雖然部分鄉村沒有振興,基礎條件較好的鄉村率先實現振興,但鄉村整體福利得到增長。最壞的結果是,鄉村振興中出現“兩級分化”現象,富村更富,窮村更窮,鄉村整體福利并沒有得到增長。

  三是可能誘發財政金融風險。“奢侈化”的鄉村建設,需要在基礎設施、景觀營造等方面給予巨大的財政投入,一定程度需要通過政府舉債的方式籌措投入資金,會加大政府的財政負擔。值得擔憂的是,過去舉債多是用城鎮建設用地資源進行擔保,而現在一些地方將鄉村集體建設用地資源以各種變相形式舉債,加之基層縣鄉政府財政金融風險控制手段有限,極易誘發鄉村財政金融風險。

  要想有效規避鄉村產業“奢侈化”傾向,筆者以為要做好以下幾點。一是大力倡導“自然鄉村”建設理念。在現代社會中,最自然的地方應該是鄉村,最自然的產品和服務也是鄉村提供的。鄉村建設要遵循山水田林路湖草的自然肌理,不搞大拆大建,不盲目照搬國外鄉村形態。要讓鄉村都能夠享受產業升級的機遇,避免出現“兩級分化”。

  二是倡導將“中等收入城鄉消費者”作為鄉村產業升級的目標客群。鄉村產業升級應當加深對產品和服務目標客群研究,重點圍繞中等收入水平的城鄉消費者進行深度的區域和人群畫像,同時針對重點區域和重點人群展開精準宣傳和營銷。

  三是加強鄉村產業發展場景平臺建設。將鄉村產業發展場景平臺作為政策重點,著力打造復合交通場景、資本運作場景、產業聚集場景、信息網絡場景以及綠色發展場景,避免行政手段對產業升級市場行為的影響和干擾。

  四是劃定產業發展的底線和紅線。要極力避免盲目舉債發展、鄉村“兩級分化”以及向“高價”產品業態升級的沖動,要將政府債務、鄉村內部發展差距、產品和服務的價格指數等納入考核指標體系中。


河南泳坛夺金481下载